互联网“铁王座”争夺史


6.4_.4_.1_.jpg

 
 
长期被唱衰的百度,终于到了正式告别BAT的关键时刻。
 
过去30天,受业绩下滑和高管离职等因素影响,百度的股价跌去30%,市值蒸发200亿美金。美团趁势赶上,市值一举超越百度,正式取代百度在BAT的位置。
 
吃瓜群众再一次搬出了小板凳,扳着手指头盘算,美团在百度的位置上到底能坐多久。上一次,如此接近百度的公司还是京东,但那已是两年前。
 
BAT这个名称的确切出处,已经很难考证。2011年,百度市值达到460亿美金,成为当时国内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与此同时,腾讯和阿里也已奠定各自的江湖地位,巨头雏形初显。大约在那个时候,BAT的说法流传开来。
 
这个称呼,代表着互联网江湖的霸主地位,犹如热播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铁王座”。
 
铁王座代表着权力、欲望、功利、垄断,以及先发优势、行业壁垒、资本打压……为了保持地位,巨头们开疆拓土,构筑起创业公司无法逾越的高墙。

6.4_.4_.2_.jpg

 
 
在这场权力的游戏里,对互联网界铁王座的争夺,从来就没有停止。小米、360、京东、美团、今日头条、滴滴……这些公司迅速崛起,并向BAT发起挑战。于是,TABLE、TMD等名称出现,它们代表下一代“新王”。
 
这段历史如同战争年代的勇士决斗一样精彩,它关于理想和秩序,垄断和挑战,追随和反抗。那些互联网公司收割了时代浪潮中的红利,它们的创始人则加冕称王,成为人们眼中的商界英雄。
 
然而,常胜将军并不好当。当北境的风雪裹挟着漫漫长夜来临,那些没做好过冬准备的“旧王”,不得不从铁王座的位置退场。
 
过去人们总是满怀好奇,下一个登上铁王座取代百度的公司,究竟会是谁。现实是,中国互联网在见证了BAT、TABLE、TMD的崛起之后,正式进入“两超多强”的时代。
 
历史还在不停推演,一个亘久不变的真理是:旧的秩序会瓦解,新的巨头会再次发起挑战。《权力的游戏》已经完结,但商业世界里的竞争远未停止。
 

6.4_.4_.3_.jpg

 
三分天下
 
“搜狐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除了BAT之外的第四股力量,要重新崛起。”
 
张朝阳又开始画大饼了:这一次,他没有再提当年勇,却扯上了BAT。
 
在2018年的冬天来临之前,张朝阳召集公司员工开了一次WORLD大会,会上他重点提到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AI,他说AI很重要而且搜狐每天都在做。第二个是BAT,他说自己归来仍是少年,搜狐要成为BAT第四。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成立不满三年的创业公司趣头条,刚在美国上市不久,市值是搜狐的两倍。
 
张朝阳憋着一口气,不想服输。他想着在55岁来临之前,再拼一把,敲打敲打BAT三巨头。
 

6.4_.4_.4_.jpg

 
 
遥想当年,搜狐可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的扛把子。张朝阳作为创始人,“网络三剑客”的光环加身,一时风光无两。
 
那是2000年,搜狐、网易、新浪三大门户纷纷赴美上市,以拓荒者的形象站在互联网顶峰傲视群雄。当时还没有BAT一说,淘宝还没有问世,QQ还只是在学生中流行,三大门户却是全网民最爱,风靡互联网界。
 
门户度过了舒服的几年。但好景不长,从2005年开始,它们在互联网界的霸主地位开始受到挑战。
 
2004年,腾讯在香港上市,并从2005年开始在市值上超过三大门户。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日收盘价较发行价暴涨353.85%,瞬间诞生了近百位百万富翁。同样是在这一年,淘宝网先后超越了eBay易趣、日本雅虎、沃尔玛,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就像坐上了喷气式火车,百度、阿里、腾讯迅速崛起。
 
2008年之前,三大门户虽然四处受敌,但在体量上依然是互联网的主流。
 
移动互联网让BAT彻底腾飞。2009年,中国颁发首张3G牌照,宣告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百度、阿里、腾讯抓住这一波浪潮迅速崛起,分别把持了搜索、电商、社交三大入口,牢牢占据了先发优势。而三大门户船大难调头,从此被远远甩在身后。
 

6.4_.4_.5_.png

 
BAT历年收入(亿元) 制图 / 燃财经
 
2011年3月,百度市值达到460亿美元,摘下中国互联网第一头衔。从这个时候开始,BAT三巨头的说法开始流传开来。中国互联网由BAT三分天下的格局,就此形成。
 
周鸿祎曾如此总结张朝阳的掉队:“他是一个好人,但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
 
2009年开始,搜狐高管大量出走,昔日荣光一去不复返,彻底跌落铁王座。张朝阳一度患上抑郁症,数次闭关又回归,但未能扭转颓势。
 
这种格局演变几乎无法避免。互联网江湖狠角色太多,留美博士张朝阳,确实少了点王者霸气——他的梦想是成为舞台中央的super star,而不是铁王座上的王。
 

“上桌”较量
 
得真龙者得天下。
 
张小龙——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产品人,被认为是互联网界的“真龙”。他凭借着微信这款全民级应用,帮腾讯打下了半壁江山。
 
实际上,在腾讯找到“真龙”之前,BAT的格局尚未彻底巩固。当时还存在另外两股势力:小米和360。他们和BAT一道,并称为“TABLE”。
 

2018年“TABLE”收入及净利润(亿元) 制图 / 燃财经
 
雷军堪称中国互联网先民。在三大门户和BAT的创始人发家之前,雷军早已名满江湖。1995年,雷军坐镇北京金山,三大门户尚未诞生。周鸿祎当时还在方正做程序员,每天挤3个小时的公交上班,而雷军已经开上了桑塔纳。“当时对我来讲,雷军算是传奇人物。”周鸿祎曾回忆。
 

 
TABLE的说法出现在2011年。当年7月,雷军在离开四年后再次重返金山担任董事长,迅速成为媒体追逐的对象。大家突然发现,创办才一年的小米公司,员工已经超过200人,来势异常凶猛。更让人惊讶的是,雷军已经默默投资了凡客网、UCweb、多玩网、资费通、乐淘、7K7K以及拉卡拉等十余家公司,被人称为“董事长专业户”。
 
有人盘点了雷军旗下的公司,为其做出了150亿到2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继腾讯、百度、阿里之后,互联网江湖的第四大力量。这是雷军从软件劳模变成互联网英雄的一年。
 
和雷军的谨慎行事不同,同为湖北老乡的周鸿祎,则扛起AK47对准BAT四处开炮。九年前的“3Q大战”,让周鸿祎一战成名。
 

 
在这场由腾讯主动挑起、360被迫防御,围绕安全软件市场的争夺战中,周鸿祎展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和舆论号召力。双方从技术战、公关战,一直打到诉讼战。历史上被腾讯模仿并终结的新兴互联网企业产品不胜枚举,但周鸿祎不想屈服。
 
“3Q大战”最终在2010年下半年因为工信部的介入而休战,以360败诉终结。但这场战役让腾讯“赢了官司,输了名声”。周鸿祎则收获了高涨的人气,次年360在美国高调上市。
 
于是,周鸿祎成了那个“唯一真正被BAT三家轮流吊打,没有被打死”的人。关于互联网第一阵营的说法开始发生变化,当时业内流传的是一张桌子——“TABLE”,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
 
这个局面并未维持多久。2011年,雷军开始意识到,真龙的力量不容小觑。
 
张小龙曾在1997年跟雷军有过短暂接触,当时金山打算收购张小龙的FoxMail,但最后交易没谈拢。2005年,FoxMail被腾讯收购,张小龙被马化腾收编。2011年,微信正式推出, 433天用户数量就突破了1亿。
 

 
在随后的竞争中,雷军的米聊最终没干过张小龙的微信,张小龙则被拥趸者们称为产品之王。
 
2018年,小米在港股上市,但并没有达到理想的千亿美金市值。相反,业内开始质疑小米并非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而只是一家硬件公司。360从美股私有化退市并登陆A股,但一年内市值腰斩,不复昔日荣耀。
 
TABLE这张桌子,在铁王座前瞬间瓦解。
 

小巨头崛起
 
马化腾凭借着“真龙”稳坐铁王座,但前来挑战的勇士络绎不绝。九年前,站在马化腾前面的人是周鸿祎;九年后,这个人换成了张一鸣。
 

 
这个纯粹的技术男不善言辞,信奉“大力出奇迹”的商业哲理,理性得就像一台机器。2012年才诞生的今日头条,凭借“机器推荐”的杀手锏,将互联网的新臣老将打得目瞪口呆。
 
人们常常搞不懂,今日头条这样一家被传统互联网人贴上“low爆”标签的公司,怎么就一夜之间成了巨头。张一鸣说话一本正经,既没有马云高谈阔论的风度,也没有周鸿祎大杀四方的霸道。谁给了他跟BAT对打的底气?
 
张一鸣并非等闲之辈。他用七年时间将字节跳动的估值做到了750亿美金,和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挑起“头腾大战”。百度流失的程序员和工程师,很大一部分来到了今日头条的APP工厂。
 
张一鸣来势汹汹,不断蚕食对手领地,而且不站队BAT,显有自封为王的野心。
 
实际上,今日头条所代表的,是试图挑战BAT的新势力——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这三家公司在资本的助推下,俨然已经成为可以叫板BAT的新兴小巨头。
 
2015年起,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并购高潮。滴滴与快的、滴滴与优步中国、58同城与赶集网、美团与大众点评网、携程与去哪儿,这些大型并购案相继发生。经过了前期的攻城略地,羽翼渐丰的小巨头们通过不断消灭更小的对手,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当行业只剩下头部两个玩家,彼此又无法彻底打倒对方时,并购成了双方最好的妥协。
 
在这起并购潮中,诞生了TMD的另外两个重要成员:滴滴和美团点评。
 
阿里中供铁军出身的程维,挖来柳传志的女儿柳青,烧掉数十亿美金,将滴滴做到共享出行的霸主地位。但在他身后,腾讯和阿里的身影若隐若现。
 

 
王兴在不停拓展美团的边界,在BAT的夹缝中寻找尚未被开发的价值洼地。他选择站队腾讯,但这并不意味着惧怕BAT。呛声阿里,调侃百度,对于王兴来说并不稀奇。
 

 
滴滴和美团的扩张版图,更多是在BAT无暇顾及的新兴市场,但今日头条将战火烧到了百度和腾讯的大本营。
 
在信息流大战中,张一鸣凭借智能推荐算法,一步步蚕食百度的地盘。在短视频战争中,张一鸣用抖音这种“算法+短视频+开放式关系”的产品,奇袭了腾讯的社交大本营。
 
作为TMD中唯一一个没有接受BAT投资的新兴巨头,今日头条成为铁王座争夺赛中,最大的变量。
 

两超多强
 
无论冬天是否已经来临,离冰雪长城最近的百度,都毫无悬念坠入了寒冬。互联网从此没有BAT。
 
事实上,AT争霸、两超多强的中国互联网格局,已经形成。
 
从市值来看,阿里和腾讯是中国互联网仅有的两个进入千亿美金俱乐部的公司,目前市值稳定在4000亿美金,二者相互争夺亚洲第一的宝座。另外,AT通过投资不断将触角延伸至曾经难以触达的领域。以腾讯为例,过去十年,它投资了超过700家公司,持股超过5%的公司总市值加起来超过5000亿美金。
 
在AT之外,第二阵营的公司包括百度、京东、网易、TMD、拼多多等,其中既有老牌巨头,也有新兴独角兽。
 

互联网巨头市值/估值(亿美元) 制图 / 燃财经
估值参照《2019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
 
市值截止至2019年5月30日20时
 
京东曾一度要取代百度的位置,“BATJ”的说法广为流传。但京东在2018年遭遇寒冬,市值腰斩,刘强东在风雨飘摇中启动内部变革。老司机丁磊显得淡泊许多,高筑墙,缓称王,一直稳在互联网市值前五的位置。
 
然而,AT对互联网格局的把控能力远超以往。在AT的巨头阴影笼罩下,无数创业公司俯首称臣,同时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开始将巨头列为风险因素。美团点评、拼多多、搜狗、微盟,这些创业明星公司都接受了腾讯不同比例的投资,并先后IPO,但都在招股书中提到了依赖腾讯的风险。
 
AT把持着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每一个想要上船的玩家,都要交一笔过路费。这让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变成了草根创业者对垄断者的反叛,成为周鸿祎眼中“互联网创新力量和垄断力量的斗争”。
 
但另一方面,没有任何一家巨头可以高枕无忧。
 
令巨头不安的事实是,如今互联网的更新迭代速度不同以往,资本批量制造独角兽的效率大幅提升。新奇的玩法层出不穷,四两拨千斤的案例屡见不鲜。即使坐上铁王座,也并非从此高枕无忧。
 

 
从0到250亿美金估值,从名不见经传到中国第三大电商,拼多多只用了3年时间;从创办到成功赴美IPO,超越老牌巨头搜狐,趣头条只用了两年时间;开出两千多家店面,在纳斯达克敲钟,瑞幸咖啡只用了一年半。
 
“这个世界是大于BAT和TMD的,因为创意的源泉是源源不断的,巨无霸会越来越多。”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此前在接受燃财经(ID:rancaijing)专访时说。
 
另外,业内普遍认为,2019年将成为5G商用元年。按照以往经验,每一波技术变革,意味着新一轮行业洗牌,将带来新的业态颠覆和格局重构。
 
在这段历史里,巨头们迎风起舞,对铁王座的争夺犹如一首商界的冰与火之歌。大幕拉开,英雄登场,无法结束。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黎明
编辑 | 魏佳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