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格林:谷歌云“神奇女王”的生活与事业

 

21CTO导读: 有数据表明,目前全球云计算市场仍是一片亟待开发的蓝海,巨头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谷歌云后来居上,成为增速最快的云服务商之一。谷歌云的CEO 在此格林功不可没,本文就来讲她的传奇故事。


 
互联网圈的人都知道,亚马逊是一家“伪”零售企业,它实际上是一家云计算厂商。云计算厂商巨头除了亚马逊的 AWS,还有微软 Azure 以及谷歌云、IBM 等。在国内的厂商包括阿里云、腾讯云以及百度云等公司。
 
亚马逊第三季度净收入为28.83亿美元,而AWS的净收入已经增加到66.79亿美金,年增长49%。
 
亚马逊在全球零售市场的所向披靡吓退了不少零售客户。一个简单的逻辑是,零售商如果选择AWS的云服务,等于是为亚马逊的高利润业务提供支持,反过来则意味着为自己培养了一个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沃尔玛选择了与微软Azure合作,美国另一大零售商Target在去年八月亚马逊收购全食后则将自己的部分业务从AWS转移至谷歌云。杂货连锁店克罗格(Kroger)将自己的云储存需求进行分割,分别送入微软Azure和谷歌云平台。
 
从Canalys发布的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的数据来看,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三大巨头共占据全球云市场57%的份额。其中,AWS以31%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而Azure和谷歌云分别为18%和8%。目前谷歌云的月收入已达 10 亿美元,在云计算领域里暂列第三位,谁会成为将AWS拉下王座的超级云巨头,目前没有答案,要看每个团队的执行力,用户的选择,我们且试目以待。
 
而今天要说的是带领谷歌云走向正轨的传奇女性,她叫做戴安·格林,她不仅是科技领域难得的懂技术和商业的女性领导者,曾创立企业云计算巨头 VMware,还曾是世界级的水手、设计过船和石油钻塔,甚至在一家风浪板公司担任过工程师。
 
直到今天,她继续在谱写自己的传奇故事.....

关于戴安.格林


 

640.webp_.jpg

 
戴安·格林在会议上
 
1955 年,戴安·格林出生于美国纽约的一个海港城市安纳波利斯。她的母亲是一位是老师,父亲是一位航空工程师。
 
格林在讲她的家庭故事时说:“父亲当时是一名航空工程师并经营着一家飞行公司,而一个竞争对手则对他进行了诬告。他是一个优秀企业家。但是随后他被取消了安全许可证,也不能再当这家飞行公司的CEO。”
 
她后来开始“重塑自己”,成为一名诉状起草人并成为一名土木工程师。她两次起诉美国政府,一次重新获得安全许可,第二次起诉取得了成功。
 
格林从小时候起就兴趣广泛,滑冰、捕蟹、航海是她童年最喜欢的活动。在19 岁时,格林曾策划组织了全美首届世界帆船锦标赛,并在自己 21 岁时获得了全美女子帆船锦标赛冠军。
 
这段经历让她知道,如何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下领导队伍赢得胜利。
 
在就读佛蒙特大学期间,格林一边读书,一边进行校园活动。在顺利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之余,还顺手和同学创办了佛蒙特大学女子冰球队。
 
格林最初前往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研究生学习海军建筑学,并开始为石油钻井平台做设计工作,那时当局不允许女性进入钻井平台任何事务,甚至参观都不行,极高的天花板促使她决定离职。之后她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系统学习了FOTRAN语言编程。
 
当时是女性参与计算机科学的高峰期,到现在女性参与科研才恢复那个年代的水平。按格林的说法:“传统意义上,每个人都向新领域投资,但只要钱进来并且状态向好男性就进来接管。每当一个领域开始时,没有既定的做事方式,这与性别无关。”
 
格林在伯克利遇到了她的现任丈夫孟德尔罗森.布拉姆——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教授,他骑摩托车带着她一起研究计算机技术,后来他们结了婚。
 
1998年,得益于夫妻不同的兴趣和专业,格林的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她根据布拉姆在虚拟化方面所做的研究成立了VMware Inc.。她之后又生了第二个孩子。
 
当时虚拟化还只是一个概念,但格林却敏锐的感觉到,服务器虚拟化将成为整个 IT 行业的颠覆性技术。她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 VMware 联合创始人的重任。
 
现在业界普遍认为,没有 VMware也就没有云计算。从这个角度来说,戴安·格林夫妇称得上是云计算的早期探索者。
 
1998年至2004年,作为公司CEO,VMware每年增长超过100%。在2003年开始上市首次公开募股,后来被存储业巨头 EMC收购,VMware当年的利润接近1亿美元。
 
格林在收购后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并被允许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当时的EMC CEO乔·图斯(Joe Tucci)给她一大笔股票,承诺在公司达到10亿美元时兑现给她工。其实图斯并不相信它会发生。
 
2007年格林把Vmware公司带到公众上市,并在一年后离职。
 
当天,VMware 股价应声暴跌 24%。有媒体分析认为,尽管 VMware 在 B 端市场取得了成功,但格林本人的领导能力却饱受质疑。
 
《财富》杂志曾经在 2007 年评价格林“表达能力落后于她的技术头脑”。还有媒体认为她的领导风格“太谦卑”。其实,格林做事公开透明,目标把握明确,非常在意表达与执行的一致性。
 
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使得格林和当时日渐膨胀的硅谷显得格格不入。或许格林的外表和性格都给人一种沉稳工程师的感觉。对于惊涛骇浪的商场,很难让人信服她能够像 EMC 的领航者乔·图斯那样雷霆万钧,让 EMC 从风雨飘摇到持续两位数的业绩增长,在与 IBM 等对手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在招聘时,她会候选人这样:“如果你想 7 × 24 小时工作,你就去 Google;如果你有一些兴趣、家庭,或者在工作外做你想做的,你就来 VMware。”
 
当然,除了领导方式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就是 EMC 和 VMware 这两个在存储和虚拟化领域举足轻重的玩家之间的博弈。
 
不过EMC 最后也没有逃脱被收购的结局。2015 年,戴尔创始人、主席和 CEO 麦克尔·戴尔联合MSD Partner 及银湖资本一起收购了 EMC ,交易总额达 670 亿美元,成为当时科技史上最大并购案。

 
格林的下一页:谷歌
 
谷歌与 EMC 这两家公司在一起合作过一段时间,她与谷歌的人交往了一段时间,然后去了同一个精英派对。“他们开始争夺人才,我们的联合停止了,”她说,这两家公司都希望聘用具有强大软件系统背景的员工。
 
七年前,谷歌邀请她加入董事会,格林最初不愿意加入谷歌,因为它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互联网公司。
 
她在2013年创立了Bebop,其使命是使企业软件易于使用。她开始到谷歌找人来领导公司的云业务。2015年,谷歌以3.8亿美元收购Bebop,她也随之加入了这家消费互联网巨头,并开展云计算业务,担任了谷歌云 CEO。
 

640.webp_(1)_.jpg

 
 
当年谷歌正式更名为 Alphabet。
 
“后来我认为我适合他们的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欢和工程师一起工作。我有技术背景,但我在商业方面也有很多乐趣,”格林说。
 
“而且,我真的不想告诉每个人该怎么做。我喜欢让人们知道该怎么做。但我不喜欢混乱。我很少说'不要那样做。人们只需做正确的事。“
 
当她在VMware时,云计算已经初显峥嵘,现在它已改变了所有公司的运作方式。“在VMware,当他们与客户交谈时,会与企业架构师,有时是CFO讨论财务问题,但现在这是与公司所有人谈论如何改变他们的业务流程,”格林说。
 
谷歌的重组是将核心业务与实验性业务拆分,云计算业务在谷歌做为重中之重的产品。格林的加入,几乎是重写了谷歌云的命运。
 
当时谷歌针对企业服务领域,主推的还只是 Google For Work,包括企业应用套件 Google Apps、Chromebook 网络笔记本和视频会议服务等产品。虽然谷歌负责云计算部门的数据中心,仅电脑安全专家就有 600 名,但实际业务推进却收效甚微。
 
在格林入职后的 7 个月内,她大刀阔斧地对谷歌云计算业务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招聘和组建富有经验的企业销售和客服团队。

设立 CTO 办公室,专门为大客户处理各种技术、设计或定制问题。

创立针对各个行业的部门,因为不同行业的需求是不同的。

制定推广计划,拉来更多的分销商入伍,让一些小的分销商面向小企业用户销售谷歌云服务,并提供客服支持。

创立 Global Alliance(全球联盟)计划,与全球大型企业进行合作。 

随着格林的强有力改革,谷歌云对外、对内的沟通方式开始规范、统一起来,将谷歌云计算业务拉上了正轨。
 
2015年,AWS 还占据全球云市场的31%以上份额,比微软、谷歌、IBM 三家的总和还多。一年之后的 2016年 ,谷歌云(Google Cloud)这个名字正式在谷歌消费者大会上亮相并启用,预示着谷歌云追赶 AWS、Azure 的决心。同年 11 月,世界人工智能顶级专家李飞飞加入谷歌,担任谷歌云人工智能机与器学习首席科学家(Chief Scientist, Cloud AI & ML)。
 
谷歌将Cloud(云计算)、AI(人工智能)、ML(机器学习)融合成了一个词:Cloud AI & ML。可以看到以技术见长的谷歌,想要追赶亚马逊与微软,秘密武器依旧是技术。
 
格林表示,VMware提供了虚拟化到基础设施软件,而谷歌提供从基础设施到G Suite应用的整个技术栈。
 
这也是谷歌云最大的竞争力——给企业提供最广泛的技术产品。
 
比如企业应用程序开发商可以利用谷歌地图、VI搜索引擎(支持谷歌照片服务 Google Photos 的技术)、天气数据和语言/翻译/语音识别技术,可以在谷歌日历、文档、电子表格和报告应用的基础上来开发各种应用。
 
在格林重新整合的组织架构中,开发者甚至能够利用支持谷歌广告或 YouTube、搜索或其他服务的技术。
 
“我们是唯一一家拥有所有这些科技产品的公共云服务公司。”格林曾向媒体自豪的表示。
 
2017 年,“Cloud”作为谷歌一个单独的部门位列其中。
 
“谷歌云为超过10亿活跃用户提供服务,每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新数据中心每月都在增加。”格林这样补充道。

打造全新的谷歌云


 

640.webp_(2)_.jpg

                                   (图片源:GeekWire Photo /作者: Tom Krazit)
数据证明,戴安·格林对谷歌云的重塑已经初见成效。比如对AWS的虎口夺食,将音乐巨头 Spotify 和社交 Twitter 的后台从 AWS 迁移到了谷歌云上。毕竟这些具有大量数据、高并发性的应用,如果谷歌云承载得住,那么就基本能证明谷歌云的实力。
 
今年 2 月份,谷歌公布了 2017 年的营收状况。其中谷歌云季度营收已达 10 亿美元,年营收有望赶超 40 亿美元。尽管从数字上看,谷歌云在最近一个季度同比增长了76%。但微软的增长速度更快,达到90%。而亚马逊AWS仍然占据了市场上比五大玩家更多的市场份额。
 
谷歌云平台的差异性在哪里?格林说,对初学者的安全性与可靠性。但真正的差异化因素是分析、BigQuery和机器学习,另外还有谷歌对社区的贡献,比如通过Hadoop,TensorFlow和Kubernetes等开源生态体系。
 
格林提到谷歌最近的一项合作计划,将允许用户在私有或公有云上运行Kubernetes - 这正是谷歌与思科合作的一项混合云计划。另外,谷歌云还与 Nutanix 和 Pivotal 等虚拟化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
 
如今,谷歌云的产品线越发清晰,目前已覆盖计算、存储和数据库、网络、大数据、物联网、机器学习、身份验证与安全、管理工具、开发者工具等九大领域。
 
另外,格林还为谷歌云打造了一套完整的销售团队,并且创建出了与微软 Office365 抗衡的 Google Docs。
 
可以说,格林将谷歌云从碎片化的云服务,以工程师、企业家、投资人等不同的思维加以整合。让谷歌云从一列绿皮火车变成了高铁,以更快、更有凝聚力的势头迅猛增长。
 
接下来,格林还将从这四方面继续为谷歌云加速前进添加燃料:

继续加强开源投入,定位于开放公有云;

巩固在人工智能、数据管理和高级应用工具方面的领先优势

寻求更优质的合作伙伴,投资销售和营销

持续投入前沿云应用,例如自动驾驶等能力 

一切正焕然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从 VMware 到谷歌云掌舵人,尽管头衔变了,不变的却是戴安·格林对于创新探索的追求。
 
在 2009 年到 2017 年期间,作为投资人的她投资的项目包括 Rockmelt、Cloudera、Unity Technology、CloudPhysics、Cumulus Networks、Clinkle、Xcalar 等。
 
格林对未来十到二十年内作了一个预测:她认为云计算是民主化的技术。“任何有使用软件和数据愿景的人都可以实现这一目标,”未来公司将使用API更轻松地进行互相协作。
 
对了,格林在负责谷歌云时曾定下过一个小目标:到 2020 年,谷歌云要成为能够与广告业务比肩的收入来源。
 
虽然谷歌近 90% 的收入都来自广告,而且距离这个小目标仅剩 2 年,刚刚步入正轨的谷歌云要想实现它不免有些天方夜谭。但有这位硅谷女王在,谁知道谷歌云不会出现下一个传奇?
 
“我们不知道来到世界有什么关系,”格林说,“但是要让那很多人用大的力量来创造更好的做事方式。”
 
曾经有人问她成功的秘密,格林给出的答案颇让人玩味:
 
“我只做我想做的,我会寻找我觉得有趣的事情。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目标,你的第六感会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是否在朝这个目标前进。”

作者:洛逸
参考资料:https://www.lightreading.com  公众号:沐木:谷歌云的「神奇女侠」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