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安卓之父”性骚扰惹众怒,谷歌大罢工席卷全球!

20181103_221203_025.jpg

谷歌员工说,时间到了,随即他们走上了大街,而Twitter上也“炸”了。
美国时间周四,也就是11月1日上午11点,成千上万的谷歌工作人员走出世界各地的办公室,以“Google walkout”为代号,让这次运动迅速席卷全球。员工聚集在苏黎世、都柏林、新加坡、伦敦、纽约、加利福尼亚和印度海德拉巴的谷歌办公室周边,其余的很多员工则聚集在Twitter上,发照片和文字配合宣传,照片上还贴着Google walkout标签。
先来看看规模。

20181103_221203_026.jpg

都柏林

20181103_221203_027.jpg

 
都柏林

20181103_221203_028.jpg

 
加利福尼亚 山景城

20181103_221203_029.jpg

 
新加坡
20181103_221203_030.jpg

纽约杰克逊广场

20181103_221203_031.jpg

 
悉尼

20181103_221203_032.jpg

 
纽约
20181103_221203_033.jpg


旧金山
规模超预期 各大城市闻声而动
谷歌美国员工的罢工稍晚,于上午11点10分在纽约开始,包括谷歌曼哈顿办事处和亚特兰大。一个员工团体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表示,全球共有47个办事处参与了这次罢工。
在纽约,人们聚集在街道上。抗议队伍的领导人站在椅子上,通过扩音器向人群发表讲话。员工组织Black Googler Network的负责人Demma Rodriguez表示,当谷歌不是女性、少数民族和残疾人平等的地方时,意味着公司正在让所有人失望。“我很厌倦”,她告诉欢呼的人群,“我们将带来改变。”
20181103_221203_034.jpg


在西雅图,数百人挤在谷歌办公室附近的一个广场上。他们用带有谷歌产品标识的连帽衫和巴塔哥尼亚河豚夹克捆绑着海报,上面写着“Bad,Google”和“Don't be evil”等文字(这曾是公司的座右铭)。
最大的投票事件则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谷歌总部。数千名员工聚集在户外区域,上面写着“不要做坏事,保护受害者,不要骚扰”等。许多员工在校园外游行,吟唱“站起来!反击!“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重返工作岗位。
20181103_221203_035.jpg


20181103_221203_036.jpg



Twitter上无论是个人还是媒体,都在声援这场运动。
微信截图_20181103221828.png


有人认为这是员工运动史上的重大事件,关乎科技行业的未来,展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
640.webp_(20)_.jpg


单纯的“I Support”、“Great”更是数不胜数。
据此前的报道,这次大范围罢工缘起“安卓之父”安迪·鲁宾( Andy Rubin )事件发酵。10月26日,《纽约时报》写了一篇重磅报道,指出安迪·鲁宾涉及性行为不端,而谷歌对此不当行为却保持沉默,并在鲁宾离开公司时体面地支付了9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

20181103_221203_037.jpg

 
尽管后来安迪·鲁宾本人予以了否认,并且谷歌CEO Sundar Pichai和人事业务副总裁Eileen Naughton试图向工作人员保证,他们不会对此包庇,且过去两年谷歌因性行为不端以无报酬的形式已经解雇了48人。但依然难以安抚众多员工情绪。
员工的“心里话”
谷歌员工Sadia Nahree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想要一个平等和公平的工作场所。我对《纽约时报》这些报道感到惊讶。”
谷歌纽约软件工程师Thomas Kneeland表示,他参加抗议活动,因为“让性行为不端行为指控后让高管们拿出一大笔现金”是不道德的,应该停止。
“我们表现得像是永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我们是谷歌,我们每天都在解决世界的问题”。Kneeland补充,“我们应该能够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谷歌伦敦员工Brenda Salinas周四因为受伤没有去上班,但表示支持罢工。“上周是我在谷歌任职一年中最艰难的一周,但今天是最好的一天。”
谷歌纽约一名经理Phillip Schanely表示,大部分办公室都有数千名员工参与抗议活动,几乎所有办公室都一致地离开办公桌。
谷歌一名产品专家Jessica Suarez表示,她已经在谷歌工作了四年,喜欢它的是文化开放,但是了解安迪·鲁斌秘密退出的事后,感觉就像是对文化的背叛。
事实上,这次罢工的规模远远超过了人们几天前的预测。截止本文发出,抗议活动已经传播开来,谷歌员工纷纷迅速采取行动进入线下行动。
坦普尔大学劳动法教授Brischen Rogers说,谷歌罢工是集体行动帮助纠正性骚扰和歧视的一个典型事件。
谷歌CEO“承认错误”:支持罢工
谷歌CEO Sundar Pichai在11月1日于纽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表示,他向员工道歉并亲自支持罢工。他说,公司需要采取措施,做得比以往更好。

20181103_221203_038.jpg

 
Sundar Pichai在11月1日在纽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

“这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公司内部充满了愤怒和沮丧。我们都感受到了。我也感受到了。”


而当活动正式铺开时,谷歌高层还未发声。
Google Walkout活动中刊登的诉求
实际上,这场罢工不仅仅是喊口号,谷歌员工还对公司管理层提出了多条建议和要求。
Google Walkout的七个核心组织者:Claire Stapleton, Tanuja Gupta, Meredith Whittaker, Celie O'Neil-Hart, Stephanie Parker, Erica Anderson, and Amr Gaber今天联名在《The CUT》上发表了他们组织的此次Google Walkout活动的全部诉求。他们表示:

公司内的所有员工和合同工都应该安全。可惜的是,事实证明我们的安全不是公司优先事项。我们等待领导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没有人会为我们做这件事。所以我们在这里,站在一起,互相保护和支持。 
谷歌的许多人多年来一直在倡导结构变革,正是他们曾经的努力和领导力,使这一刻成为可能。


员工刊登的诉求如下:

1、结束对所有现任和未来雇员的骚扰和歧视案件的强制仲裁。
每个谷歌员工在与人力资源部会面时,特别是在提出骚扰索赔时,有权带来其选择的同事、代表或支持者。
2、承诺结束工资和机会不平等。
例如确保组织各级都有有色人种妇女,以及不履行承诺的责任。同时,还必须提供关于性别、种族和种族补偿差距的透明数据,包括所有Google和Alphabet雇员和承包商均可获得的跨行业经验和多年经验的数据。这些数据必须包括但不限于:有关相对晋升率、雇佣水平不足、休假处理以及项目和工作阶梯变化机会的不平等的信息。收集这些数据的方法和分析和汇总的技术也必须是透明的。
3、一份公开披露的性骚扰透明度报告。
包括:谷歌随时间推移和按产品区域分列的骚扰索赔数量;提交的索赔类型;有多少受害者和被告离开谷歌;任何退出事件及其赔偿金额。
4、一个清晰、统一、全球包容的过程。
以安全和匿名的方式报告性行为不端行为。今天的过程并不奏效,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力资源的绩效是由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评估的,迫使他们把管理层的利益放在报告骚扰和歧视的雇员之前。改进的过程也应该对所有人都适用:全职员工、临时雇员、供应商和承包商。问责制、安全和报告不安全工作条件的能力不应由就业状况决定。
5、推动首席多元化官员直接回答CEO并直接向董事会提出建议。
此外,任命一名员工代表到董事会。首席多元化官员和雇员代表应帮助为需求1-4和其他公平努力分配永久资源,确保对这些需求的问责制,并在公平目标未达到时提出改变。
看的出来,这次罢工像是积蓄已久的一次爆发,牵涉谷歌的多元文化政策。
实际上,这次谷歌抗议活动的一个重要事实是,联邦劳动法保护和鼓励这种活动。《国家劳动关系法》第7条不仅保护了工会活动,而且保护了“协调活动”(类似谷歌这次)。个人行为(“个人抱怨”)被认为不值得法律保护。最高法院已明确表示,这一保护范围扩大到非工会工人的抗议活动。
在工会化正在衰退的时候,传达这样一个观点很重要,即私营部门非工会工作场所的工人并不完全受老板的摆布。如果他们采取下一步来组建工会,他们目前为止境况会更好,但即使没有工会,他们也不必坐下来接受它。
眼下,在山景城,在纽约,在西雅图,在悉尼,谷歌员工继续吟唱,继续游走,而这家科技巨头是否在这次罢工中迎来架构、文化等层次的变革。
 

来源:21CTO 综合于新浪科技等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