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变坏了?Chrome 已成众矢之的

2008 年 9 月 2 日,Google 正式推出 Chrome 浏览器 beta 版。
 
2016 年 4 月,Google 曾公开过 Chrome 活跃用户已有 10 亿。同年 11 月的 Chrome Dev 大会上,Chrome 工程副总 Darin Fisher 公开过一个数据:Chrome 在桌面端和移动端的安装量已达到 20 亿!(这还只是 2016 年的数据哦)
 
曾经的浏览器青铜选手,已是王者,并且已成为互联网的看门人。
 
围绕 Chrome 的声音,除了赞誉,也有吐槽,并且有逐步增加的趋向。
 
0、曾经的青铜,如今的王者
 
10 年前,Chrome 还只是个青铜
 
2009 年是 Chrome 面世的第 2 年。根据 Statcounter 2009 年4 月的数据,彼时 Chrome 的市场占有率只有 2%。10 年前浏览器市场的王者,还是微软家的 IE。

6.12_.1_.1_.png

 
(StatCounter 2009 年 4 月数据)
 
Chrome 碾压竞争对手
 
近几年 Google 发展依然迅猛,行事却有点背离原则,BI 整理了以下几条近些年比较明显的罪状,看看究竟是老外太挑剔,要求太多,还是 Google 在 Larry Page 领导下真的没了节操。
强制要求用户注册 Google+

6.12_.1_.2_.jpg

 
现在 Google 旗下的很多产品都会强制地要求用户注册 Google+ 的账号,也许你一开始只是想要个邮箱和网上硬盘,但是你还是会被拖进这个社交网络享受到一些额外的服务,例如被投票、被分享、被推荐、被代表、被公开。最 严重的是 油Tube,即使想投个票也要登录 Google+ 账号,相当让人不爽。
搜索结果也受到 Google+ 影响

6.12_.1_.3_.jpg

 
Google 的搜索引擎最近增加了一个功能,登陆了 Google+ 会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显示你圈子内的其他用户个人主页中的页面,这个没有太大实际意义的功能违背了 Google 简单纯粹的搜索引擎的概念,好在这个默认启动的功能还是可以关闭的。
不再实时更新 推ter 的消息

Google 中止了和 推ter 的合作,现在通过 Google 搜索只能搜索到已经被抓取的微博消息,这样的做法的确可以给 Google+ 带来领先 推ter 的优势,不过对于用户来说,这种取消用户本身拥有的服务的做法让人不爽。
 
Google Buzz 发布时公开了部分用户隐私

当你注册 Google Buzz 的账号时,它会根据你的 Gmail 账户为你添加一些关注,而不幸是,这些消息都是对外公开的,所以造成了一次隐私危机。
 
根据 StatCounter 2019 年 4 月数据显示,Chrome 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 63%。此外,Chrome 在 PC 端的市场占有率约为 70%。

(StatCounter 2019 年 4 月数据)
 
Mozilla 的 Firefox 远远落后,市场占有率 5%。Safari 是 15%,这得益于它是苹果产品的默认浏览器。微软家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已经________。
/uploads/fox/12100051_3.png
 
1、Chrome 控制着标准的制定
 
雪球效应
 
现在大多数主流浏览器都构建在谷歌维护的 Chromium 基础上。
 
Opera 曾经是一个独立浏览器,2013 年 Opera 将自己的代码库换成了 Chromium。
 
就连
微软的 Edge 浏览器,也在 2018 年 12 月宣布拥抱 Chromium

 

 
这就产生了滚雪球效应,给小众浏览器开发的 Web 开发者越来越少,导致这些浏览器转而使用 Chromium,以避免落后。
 
这使得 Chrome 的竞争对手,不得不依赖谷歌的员工来完成大部分工作,以保持Chromium 代码是最新的。因为 Chromium 是开源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对它提出修改建议,但是大多数批准贡献的程序员都是谷歌员工,任何重大分歧都由谷歌的一小群高级员工来解决。
 
这引发了一种担忧:谷歌正在利用浏览器及其 Chromium 开源基础,排挤竞争对手,使整个行业都向有利于它的方向倾斜。
 
2、Chrome 就是标准
 
Chrome 在当今非常流行,以至于 Web开发者通常不需要在竞争对手的浏览器上测试他们的站点。
 
诸如 YouTube、Google Docs 和 Gmail 在内的谷歌服务,有时在竞品浏览器上运行得并不好,这让沮丧的用户转投 Chrome。
 
Chrome 不再是一艘横贯网络海洋的船,它正在成为海洋。
 
Mozilla 前 CTO Andreas Gal 说,「无论 Chrome 做什么,都是标准,其他人都必须遵守。」
 
3、谷歌多次被指耍手段,打压竞品
 
Firefox 工程师的吐槽
 
Gal 在 Mozilla 的 7 年职业生涯中,Google 并没有公开针对 Firefox。相反,他将其描述为千刀万斧的死亡:谷歌更新 Google Docs 或者 Gmail,而这些谷歌服务突然无法在 Firefox 上正常运行。
 
Gal 表示,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谷歌发布了一些东西,然后发现无法在 Firefox 中正常工作。Google 说「哦,我们会马上修复。」但两个月后,每当用户访问这些 Google 服务站点时,他们都会想原来是 Firefox 浏览器出问题了,然后他们就转投 Chrome 了。
 
Chrome 团队工程副总裁 Darin Fisher 为此做过辩护,否认有意打压竞争对手。
 
微软 Edge 工程师的吐槽
 
2018 年 12 月 17 日,就在微软官宣 Edge 浏览器要拥抱 Chromium 不就之后。一位自称 Edge 工程师的网友在 Hacker News 上发帖吐槽 Google。
 

我之前在 Edge 团队工作,我们决定结束 EdgeHTML 的开发,原因是谷歌不断对其网站进行更改,导致其它浏览器无法跟进。
 
例如,它们最近在 YouTube 视频网站上添加了一个隐藏的空 div 参数,导致我们无法启用 fast-path 硬件加速(这问题在 Win 10 的 2018 十月更新中应该已经解决了)。
在这之前,我们相当先进的视频加速功能,可以在电池续航方面领先于 Chrome 。但在他们搞破坏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宣传 Chrome 在视频播放的续航上优于 Edge 。
 
令人遗憾的是,Chrome 取得的领先优势,并非来自于巧妙的优化工作,而是 YouTube 网站上动了手脚。总而言之,他们只让网络变得更慢。
针对微软工程师的指责,YouTube 发言人说空白 div 是一个 bug,收到报告后修复了。
 
Brave 工程师的吐槽
 
JavaScript 之父、 Mozilla 联合创始人 Brendan Eich,另外搞了一个浏览器,叫 Brave。
 
Brave 主打安全、注重隐私,并且自带屏蔽广告和广告跟踪器。此外,Brave 是一款开源的浏览器,它是基于 Chromium 开发的。
 

 
2017 年 8 月,国外知名视频网站 Netflix 突然无法在 Brave 中正常打开。在收到大量反馈后,Brave 才知道是 Google 的更新导致了 Netflix 改变了 Widevine 的使用方式。
 
修复这个问题,Brave 花了两周多。
 
Brave 的 CIO 曾经在 GitHub 发帖吐槽:小份额浏览器受制于谷歌,谷歌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让我们停滞不前。
 
在彭博社的报道中, Brendan Eich 表示 Chrome 已成为间谍软件。
 
4、你用其他浏览器?
Google 有办法要你回来
 
即使人们选择下载 Chrome 的竞品,谷歌也有办法鼓励他们回来。
 
想体验 YouTube 的现代设计?与其用新 Edge,不如用 Chrome
 
5 月 28 日,thurrott 网站发一篇文章,国外网友发现,Youtube 网站随机禁止了部分新 Edge Preview 用户使用 YouTube 的现代设计,只能用老版设计。
 

 
 
并且还有相关提示:如果想体验 YouTube 的现代设计,建议用户下载 Chrome。
/uploads/fox/12100051_8.png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YouTube 同一页面有声明,称「我们支持最新版本的Chrome、Firefox、Opera、Safari 和 Edge」。
 
新版 Edge 是已经基于 Chromium 的哦!

 
 
「这个浏览器没有针对我们做优化,用 Chrome 吧」
 
Opera 的创始人谭咏文和资深副总经理富田龙起(Tatsuki Tomita)离开 Opera 后,他俩另起炉灶新,搞了一款浏览器,叫 Vivaldi。它用的引擎是 Blink。
 
Opera 原有不少受欢迎的专属功能,却在从 Presto 引擎更换为 Blink 的转型过程中被削减部分功能而少掉原味。为此,Vivaldi 追求“为我们的朋友而打造”,旨在为原先 Opera 的忠实用户,如高端技术专家、重度的互联网用户,提供原 Presto Opera 的诸多专属功能,例如自定义面板、笔记、标签页组群、单键快捷键等等。
 

 
Vivaldi 公司 CEO 冯·特奇纳透露,Vivaldi 浏览器在运行 Google Docs 和 Gmail 等谷歌服务时遇到了麻烦。
 
一些用户在 Vivaldi 上登录谷歌产品时会收到提示,说 Vivaldi 浏览器没有为他们网站进行优化,并建议下载 Chrome。
 
冯·特奇纳认为是明显针对 Vivaldi。他甚至和 Google 联合创始人布林谈到了这个问题,但他还没有得到 Google 阻止这种行为的坚定承诺。
 
5、广告和用户数据收集
 
Mozilla 前 CTO:Google 有经济动机主导市场
 
据彭博社报道,Mozilla 前 CTO Andreas Gal 曾表示,即使 Google 没有试图破坏竞争对手的浏览器,它也有经济动机来主导市场。
 
Gal 表示,以前微软、谷歌、Mozilla 和苹果之间在浏览器市场份额相当,但没有一家公司拥有绝对优势……如今,尤其是桌面浏览器,Google 绝对是一个垄断者。
 
垄断优势意味着 Google 为互联网设定了标准。在这个愿景中,广告和用户数据收集是默认的。
 
2019 年 5 月初, Google 宣布了一项期待已久的决定,即 Chrome 如何处理 Cookies。其他浏览器默认屏蔽第三方 cookies,但 Google 选择让用户来决定是否屏蔽。由于 Chrome 的主导地位,这可能是未来的标准。
 
Chrome 高管:网络需要广告
 
赢得浏览器之战,对 Google 的好处远远不止让它为其他 Web 服务创建一个友好的空间。当 Chrome 用户登录到 Google 账户后,Google 可以跟踪他们浏览网页,对他们访问的网站进行分类。收集的数据,可以帮助改善谷歌广告产品服务。
 
Chrome 工程副总 Darin Fisher 表示,网络需要广告,让那些可能无法向出版商和其他网站所有者支付访问费用的人负担得起。
 
Fisher 表示,Chrome 团队和 Google 广告团队相互独立,但当然两个团队之间会有合作,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一个自由和开放的网络,”费舍尔说。“让网络真正伟大的部分原因是,用户可以消费多种多样的内容。”
 
Google 或限制 Chrome 广告屏蔽插件
 
据 9to5google 5 月 29 日报道,Google 应该会对 Chrome 广告屏蔽插件做出一些限制。
 

 
目前 Chrome 广告屏蔽插件,基本都是利用 Chrome 的 webRequest API,在广告内容加载出来之前,就禁掉了广告内容。
 
Google 明显反对这种做法。在谷歌 2019 年 1 月的 Manifest V3 提议中,对 Chrome 扩展系统进行了重大修改,包括权限系统的修改和广告拦截器操作方式的根本性改变。
 
Google 的做法引发了社区的广泛批评,几个月后 Google 开发者回复了社区提出的几个问题,坚持了原有立场,声明 Chrome 的 WebRequest API 仍然能屏蔽用户不想要的内容,但该屏蔽功能将只提供给付费的企业级用户。
谷歌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在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最近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表单中,提到广告屏蔽插件是谷歌收入的一个「风险因素」。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反垄断法教授 Eben Moglen 认为,Chrome 对那些试图减少广告投放的服务(比如广告拦截器),已经变得完全敌视。
 
6、美国司法部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
 
据华尔街日报 5 月 31 日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准备对 Google 展开一项潜在的反垄断调查。
 
报道称,Google 可能会因其搜索和其他业务受到司法部的调查。司法部已经与谷歌的第三方批评者取得了联系。
 
美国的反垄断调查,可以由司法部或联邦贸易委员会进行,但这次调查由美国司法部来做。
 
此前联邦贸易委员会曾对 Google 提起反垄断诉讼,此案于 2013 年结案。当时没有对 Google 采取任何行动,不过 Google 确实同意改变一些业务做法,包括涉及搜索广告业务的做法。
 
7、“不作恶”已成往事?
 
自 2000 年以来,「不作恶」(Don't be evil) 一直是谷歌公司行为准则的一部分。2015 年,当谷歌重组成立新的母公司 Alphabet 时,该口号被修改为「做正确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但依然保留“不作恶”作为其行为准则和价值观的重要一部分。
 
2018 年 5 月 18 日,据 Gizmodo 报道,在 2018 年四五月的某个时间点,「不作恶」这一表述从谷歌公司行为准则中删除了。
 

 
不过在谷歌行为准则的总结部分,还留着 Don't be evil 。
 
不作恶 。
 

来源:算法爱好者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