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岁的程序员,回不去的家

西二旗,中国程序员比例最高的地方。
 
王武也是其中一员,十年前毕业,赶上了中国互联网最好的时候。
光鲜亮丽的在北京有了房,但是依然单身。
 
王武衣着打扮并不讲究,加上抽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大。
“今年又要加班,每年春节都是别人放假,我们加班。”王武抱怨说。
 

1.jpeg

 
据统计,中国有 80% 的程序员,经常加班,其中 45% 的人群有轻微的焦虑症症状,54.3% 以上有各种慢性疾病。
 
今年已经是王武第二年春节值班,在互联网公司每到各种节日,都要抓住这个有可能实现流量暴涨的机会。
 
毕竟,节假日的人们卸下了各种平日的焦虑,开始娱乐起来,短视频,图片,购物,社交网站各种需求都被释放了出来,这是中国人难得的放松。 
 
中国有 500 万以上的程序员群体,很多人都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流量暴涨的场景。
 
这样的场景在热爱扎堆的中国人中,屡见不鲜,从赛事转播到明星八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希望流量剧增,一方面又带给 IT 工程师极大的压力。
 

2.jpeg

 
 
王武,就是一个视频 APP 的工程师,该 APP 曾经冲进行业前三,如今依靠新的玩法,又在延续直播时代的辉煌。
 
2017 年,他 35 岁刚过,王武就开始觉得力不从心。
 
年轻人越来越多,每一个都干劲十足,而他越来越熬不住夜。
 
而在这个岗位,熬夜,是基本技能。
 
运维工程师这个岗位,需要 24 小时待命,虽然有时候是背锅,但一定是第一时间到场的。
 

3.jpeg

 
 
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技术设施越来越复杂,自己过去的积累,似乎不太能应对这样的大规模挑战。
 
“疲于奔命。”王武用了四个字形容自己的处境。
 
公司领导也曾经考虑,毕竟王武是部门元老,愿意给他机会让他转管理线。
好景不长,两个 90 后员工刚开始还听话。
不出三个月,两个人认为王武技术不如他们,能力不如他们。
以集体离职为要挟,逼走了王武。
 
毕竟,他过去管的,都是不会说话的机器。
 
王武在公司门口的小酒馆第一次一个人大醉一场。
生活远远比电影更精彩,王武在小酒馆喝的劣质白酒,让他在医院躺了足足 3 天。
 
整个大团队都知道了这个故事,从此,王武坐实了“不会管理”的标签。
在医院的日子里,武汉老家的母亲给她每天打电话1个小时以上。
 
王武说,议题只有一个,相亲。
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人,王武的小房子买的非常晚,还完按揭以后所剩无几。
 
在西二旗混的互联网姑娘,都很难看上各方面均属平庸的王武。
 
王武开着一辆比X迪的车,“很多姑娘都以为我是快车司机。”他自嘲道。
“但是不摇号啊!”
“人在城市里啊就像蚂蚁,要想活下去,就要钻各种各样的缝。”王武说。
“你们看过最近有一个故事,说是卖了 500 万的房子,回老家生活的朋友圈吗?那是纯扯淡,我今天的职业,圈子,朋友都在这里,怎么回去?”王武说。
 
王武的这次春节值班是自己申请的,去年流行的华为 35 岁裁员的朋友圈更是让他变成了“惊弓之鸟”。
“公司还在高速发展,你在这里,总算是在车上。你要是下车,就全完了。”
 
今年,王武的母亲早早就已经将春节相亲作为家里的头等大事来安排。
 
从初二到初七,王武大概要见 10 多个姑娘,王武前年已经见过一批,这些姑娘大多是本地的教师,护士,公务员。
 
“除了年纪差不多,双方的话题差距非常大,他们都喜欢聊这个小城市里的八卦,但是我离开这个城市已经 15 年了。”
 
这一次王武的母亲吸取了教训,找的姑娘都是在北京,上海打工的。
 
“我妈又要一个个去道歉了,一个小城市里面子还是很重要的。”王武说。
 
其实王武并无心相亲,他更关心的是,怎样和公司走得更远,35 岁的他,精力走下坡路,管理没有能力,技术上必须在新的领域有提升。
 
“这就是中年危机吧。”王武说。
 
在中国,王武这样的 35 岁程序员群体,大概不下百万,其中不乏华丽转身成了创业者,独角兽,但更多的人,需要一个新的机会。
 
新的技术兴起得很快,王武说,明显能够感受到变化。
 
王武说的这个变化,就是云计算。
 
运维人员不需要维护物理硬件的稳定和可靠性,熬夜的次数就会变得更少。
在云平台上更多介入的是软件部分,所以王武捧起了多年未读的代码书籍。
 
“新的技术对于程序员来说,就是一趟车,赶上了,又可以多往前走一站。”
 
“今年春节,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春节值守吧,明年希望大家都能回家。”
 

4.jpeg

 
 
然而回家也未必轻松,在采访中,大部分程序员都是从自己家乡走出来的天之骄子,许多年前那个高考胜利的夏天,敲锣打鼓的欢送声仍然余音绕梁,然而生活早已经改变了模样。 
 
这样的场景比比皆是:
过去班里成绩并不好的李小毛,如今已经高居副处。
过去班里的最后一名张大磊,如今靠着挖土石方,已经住进了小洋楼,年入百万。
过去的骄傲,早已被城市生活的艰难,踩踏得一文不值。
而最忐忑的是,在家人心中,还被给予了比现实更高的仰望。
 
大城市,大公司,给了他们无穷的想象力。
 
春节的狂欢结束以后,归途航班上,何去何从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35 岁的程序员,无论是职业发展,还是生活,都处在一个十字路上,一步走错,好不容易幸苦实现的阶层飞跃就要化为泡影。这才是王武内心深处的恐惧,也是每一个 35 岁还在基层岗位上的程序员的恐惧。
 
狗年新春将至,35 岁的王武打开电脑,电脑上的 QQ 还在跳动。
 
母亲还在问:
“今年,真的回不了家了吗?能不能跟老板说一下?”
 
(本文王武名字为化名)


作者:林易(某云计算公司技术经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